聯系電話  辦公室:0871-65322579  /  經營部:0871-65335286  /  眾和管理平臺

夜讀|楊開慧:“犧牲我小,成功我大”

從湖南省長沙縣縣城出發,向北行車50公里左右,穿越繁忙的京港澳高速,在板倉收費站下高速后,便來到楊開慧烈士的故鄉——開慧鎮開慧村。

從開慧鄉、開慧公社,到如今的開慧鎮,烈士之名已陪伴當地居民渡過逾一甲子光陰。地圖上雖已無“板倉”之名,但楊開慧故居“板倉屋場”的舊名,卻已融入村民們的生活。

微信圖片_20211109151948.jpg

楊開慧。湖南省委黨史研究院供圖

1901年11月6日,楊開慧出生于長沙縣清泰鄉板倉(今開慧鎮開慧村)。父親楊昌濟是一位思想進步的學者、教育家。楊開慧雖為女兒身,但絲毫不輸男兒。她自幼進入長沙的小學讀書,還串聯福湘、周南女校5名女同學進入岳云男子中學,成為全省男子中學中第一批女學生,在湖南教育界、學界就婦女教育問題展開熱烈討論。

微信圖片_20211109151952.jpg

楊開慧故居

1913年,楊開慧隨父親從板倉遷往長沙時認識了毛澤東,這位共產黨早期創始人的人格魅力和思想主張深深感染了她。早在與毛澤東結婚前,楊開慧就開始為毛澤東分憂。為了解決毛澤東革命活動經費的困難,楊開慧勸說母親將父親過世時北京大學同事捐助的奠儀費拿出來作為革命經費。

1920年冬,她和毛澤東在長沙舉行了簡樸的婚禮,結為革命伴侶。他倆的婚禮真正做到了“不作俗人之舉”,一不辦嫁妝,二不置新房,三不坐花轎,四不擺酒席。第二年她加入中國共產黨,成為湖南最早的女共產黨員之一。

結婚后,從1920年冬至1927年8月,楊開慧一直緊隨在毛澤東身邊,過著朝不保夕、顛沛流離的動蕩生活,支持著毛澤東,支持著每一項革命工作。不管在長沙的清水塘畔,還是在武昌的黃鶴樓前,或是在上海、在廣州,楊開慧總是盡心盡力,時刻注意保衛毛澤東的人身安全,精心細致地照顧毛澤東的飲食起居,不分日夜地協助毛澤東整理文稿。

1921年,他們居住在中共湘區委員會機關清水塘。為保護毛澤東及中共湘區黨委機關的安全,楊開慧把母親楊老夫人也遷居到這里,一同做好掩護工作。每當毛澤東召開黨的會議,楊開慧就到屋外放流動哨。為了隨時觀察敵情,她特意在客堂后壁上掛了一面大鏡子,從鏡子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大門外的動靜,每天她都要看幾次。晚上,楊開慧總要起來幾次到屋外巡查,觀察有無可疑行跡。

對于毛澤東起草的黨內指示、罷工宣言之類的重要文件,楊開慧更是珍藏得好好的,她用一個婦女盛放耳環、戒指、香粉一類用品的首飾箱收藏文件,這就是人們所傳誦的“枕頭箱”。一直到她被捕前,這個箱子始終和她形影不離。

毛澤東夸獎楊開慧說:“我這個秘書,抄寫起來比打字機還快。”而當時楊開慧還要照顧兩個幼兒,并懷有第三個孩子。在她的協助下,毛澤東很快寫完了《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1930年10月,楊開慧在板倉被捕。楊開慧幾乎每天都被提去過堂,遭到皮鞭木棍的毒打,還被壓杠子,打昏后又被涼颼颼的水潑醒……她帶著兒子毛岸英在獄中度過了一段極其黑暗的漫長時光。

微信圖片_20211109152007.jpg

楊開慧和兩個兒子岸英岸青

敵人逼問毛澤東的去向,要她公開宣布與毛澤東脫離夫妻關系。楊開慧勇敢而堅決地拒絕了這個可以給她帶來生路的選擇,她毅然回答道,“我死不足惜,惟愿潤之革命早日成功”“犧牲我小,成功我大”。1930年11月14日,楊開慧在長沙瀏陽門外識字嶺刑場英勇就義,年僅29歲。

不久,正在江西指揮紅軍反“圍剿”的毛澤東,得知妻子犧牲的消息,他在給楊家的信中說:“開慧之死,百身莫贖。”1957年,他給故人柳直荀的遺孀李淑一回信時,寫下了《蝶戀花·答李淑一》:

我失驕楊君失柳,

楊柳輕飏直上重霄九。

問訊吳剛何所有,

吳剛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廣袖,

萬里長空且為忠魂舞。

忽報人間曾伏虎,

淚飛頓作傾盆雨。

微信圖片_20211109152534.jpg

楊開慧烈士陵園

歷史無言,精神永恒。每年有150萬人慕名來到楊開慧故居,向這位女中豪杰、巾幗英雄致敬。楊開慧用鮮血澆筑對理想的忠誠,用生命托起對丈夫的信賴。這位女戰士用她短短29年的生命,譜寫了一曲輝煌壯麗的人生華章,給世人留下寶貴的精神財富。

來源|黨史學習教育官微綜合湖南日報、人民網、央視新聞客戶端、人民日報海外版等

龙凤彩票-手机版下载